欢迎访问东南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推荐 > 新闻正文

“人红歌不红,这是件挺悲哀的事儿”

时间: 2019-11-07 03:24:55 | 来源: 中国音乐财经网 | 阅读: 200次

对于“黄子韬们”来说,歌曲出圈真的那么重要吗?

“做音乐这么久, 付出那么多,没一首出圈的歌儿我对不起我自己。”

凌晨,黄子韬真情实感地发了一条牢骚自己的音乐除了粉丝打动不了别人,对不起自己一直以来的付出的微博后,便被疑似工作人员删除。

“人红歌不红,这是件挺悲哀的事儿”

11月5日,是“海浪”(黄子韬粉丝昵称)6岁的生日。这一天,从前在微博上和粉丝们大大咧咧一起分享自己的歌、追自己的剧的黄子韬,一气之下将微博由300多条删到只剩下10条。

当日下午,他更博继续解释道,“我爱音乐我爱拍戏这都是我的热爱的工作和生活的一部分,我对我(的)音乐很有信心,但也会有对自己有失望的时候,我只是希望下一首歌能够越来越好。”粉丝们纷纷在微博下留言,希望韬韬不要管别人,只需要做自己,海浪永远在身后。

“人红歌不红,这是件挺悲哀的事儿”

从黄子韬的微博主页可以看到,除了他今年“520”与GAI合作的《不劳不获》引发话题,播放量突破6千万,包括最近发布的和摩登兄弟刘宇宁合唱的主演电视剧《热血少年》的主题曲《带风的少年》在内,今年的几首单曲都在1千万左右的播放量。

被粉丝“挟持”的偶像

“以后微博我不会再自己发我自己想发的东西了,对我而言这是广告、营销、热搜、虚假、负面、推广的天下,……这是我最后自己发的微博。这种地方根本不值得说任何心里话。”

也许正像黄子韬所感受到的一样,自己的微博里只有粉丝们的声音,自己的音乐只有粉丝买单——这是“黄子韬们”共同的苦恼。

10月31日,亚洲新歌榜举行了2019年度盛典,发布了新一年度的年榜金曲,在榜的十首歌就全是黄子韬、易烊千玺、蔡徐坤、吴亦凡等流量艺人。

这样的情况同样出现在去年度榜单公布之后。彼时的2018十大年度金曲歌单中,TFBOYS三小只就有七首歌在列。名单一出,除了各家粉丝的及时控评,留言中也不乏表示自己“一首没听过,怎么就成金曲了”的声音。

“人红歌不红,这是件挺悲哀的事儿”

这个由阿里音乐、新浪微博、新浪娱乐与优酷土豆共同打造的流行音乐新歌趋势榜单,以各音乐网站在微博上新歌音/视频的播放量为主要依据,同时结合了歌曲社会影响力、在微博的正版付费下载数据以及粉丝应援互动内容生产,以此决定歌曲的排名。

所以,你总能在微博上看到各家粉丝自发或有组织地勤勤恳恳为偶像打榜的画面。音乐平台上销量榜冠军的数字专辑,购买数量排名第一的“土豪”单人购买数量就超过了7万张。有钱花钱、有力出力,“数据女工”们深谙这个时下最简单的送爱豆拿奖的途径,沉浸在自己为偶像堆砌的数字里自娱自乐。

从数据维度看,微博非审美评判向的十大年度金曲歌单,其实反映的是平台里一年的粉丝经济热度。

“人红歌不红,这是件挺悲哀的事儿”

流量就是原罪吗?

“我一直坚持自己的音乐是免费的,因为希望更多人能听到我的歌,能喜欢。”这是今年上海演唱会后接受音乐财经采访时,黄子韬说的话。

音乐付费确实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流量偶像的音乐出圈。粉丝肯为自家爱豆疯狂氪金冲销量,一般情况来说,非粉丝谁又愿意担风险去检验各位流量们的实力呢?

饭圈有一句流行语:“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普通大众会回答你:“我不想知道。”世界变化不停,人潮川流不息,路人又凭什么为你多费心力呢?事实就是如此残酷。

“流量原罪”也不完全无道理。“偶像派与实力派”,这个约定俗成的对立面从未消失过。偶像派需要时间和作品证明自己是实力派,但这两个标签在“四大天王”时代就是割裂的,今日流量明星们与当年刘德华、郭富城所面临的争议没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人红歌不红,这是件挺悲哀的事儿”

今年的综艺节目《我是唱作人》上,王源就曾坦白过,“我实话实说,除了我的粉丝,基本上90%的人是不认可我会唱歌这件事情的。人还算红,但我的歌不红,这是挺悲哀的事儿。”背负偶像盛名之下,参加原创音乐综艺证明自己、去伯克利深造,也许这就是王源想要的转型之路。

但从结果来看,因《唱作人》给王源带来最高热度的依旧不是他的原创音乐,而是他在表演过程中失控痛哭的画面。

“高大上”出圈本就是伪命题

音乐偶像的音乐一定要高级。

何来高级感?进军海外;Future bass、trap、HIP HOP元素曲风一应俱全;全英文歌词;使用最传奇的录音棚;聘请欧美顶级制作人。谈起自己的创作历程就是学习和借鉴国外前卫的曲风并与自己创作理念加以融合,粉丝们听了也是啧啧称叹。

去年9月,张艺兴以新人的身份带着他的音乐在北美正式出道。22首歌曲,一半中文、一半英文,融合了Future Bass、Dance、Urban和HIP HOP的多种曲风。

新专发布的生日试听会上,除了少数几家被邀请到现场的媒体之外,还有各行各业的“素人”,包括来自社科院的工作人员、在校读书的博士生、带着孩子的母亲以及音乐创作人,又或者是合作伙伴壹心娱乐邀请过来的“亲友”。张艺心花了一天的时间耐心等待每一位受邀者的听后感,希望能为他的“音乐破圈之路”带来灵感。

然而无法共情又想出圈本就是伪命题。音乐技术是工业标准,潮流也只是学习自“时尚圈”的外壳,一首歌真正重要的内核还是音乐的表达力。

出道16年的陈伟霆,以音乐作品上热搜还是因为翻唱“神曲”《野狼disco》,一首《大碗宽面》路人都会跟着吴亦凡唱“你看这个碗它又大又圆”。目前来看,出圈与下沉是成正比的。但下沉不是贬义词,它意味着创作者的真诚和不做作。

“人红歌不红,这是件挺悲哀的事儿”

尝到甜头的吴亦凡,今天在生日之际又发行了一首古风说唱歌曲《贰叁》,还邀请到备受时尚界瞩目的木村拓哉女儿木村光希,担任新歌微电影的女主角。对比粉丝海外刷榜被群嘲的首专《Antares》,从《宽面》的自嘲又接地气,到迎合古风热潮,吴亦凡也想尝试突破粉丝舒适圈给他的“天神”人设。

研究音乐的影响力其实也是一门科学。下沉所带来的效果,实际上是与当下群体情感产生了共振。歌曲的创作,不管是小情小调还是抒发情绪,音乐里蕴藏的感情必须是真实的生活状态中所能引发的“共鸣”与“认同”。跨圈层刷屏需要具备一定的地缘关系,歌曲在试图击穿另一个圈层时,信息的传播与对本土文化和人心的洞察密不可分。

黄子韬的删博,像是一次对被粉丝“挟持”的自己深刻的自我反省。当偶像认识到粉丝闭环为自己架构的温室,有野心去突破自己的受众,当然是一件值得鼓励的事。

大群体意味着大世俗,分散在每一个细分圈层里的影响力对于圈外的绝大多数人来说,都停留在漠不关心的状态,这很正常。总归,作品为本,质量为重。

就此而言,音乐出圈真的这么重要吗?这个答案也只能交给爱豆们自己去定夺。

商业 | 神曲,下沉营销的加速器

未来以“神曲”为典型内容的下沉营销将会更加普遍。

商业| 对饭圈规则的妥协,是这个唯流量时代的悲剧!

超话第一,赢了也输了。

新闻标题: “人红歌不红,这是件挺悲哀的事儿”
新闻地址: http://www.dnycwh.com/news/1453561.html
新闻标签:这是  事儿  悲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