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东南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推荐 > 新闻正文

《庆余年》教科书级表演丨国家一级演员陈道明、李建义同台飚戏

时间: 2019-12-22 04:00:49 | 来源: 下班看点啥 | 阅读: 191次

美国当代戏剧大师乌塔.哈根曾说过:“才华是高度的敏感性、容易受伤的心灵、性能极好的知觉器官(强烈的视、听、触、觉、味)、活泼的想象力、对现实的领悟力、想传达自身经验与感触的强烈愿望、想让自己的一切被人耳闻目睹的冲动等等的混合体。”

乌塔.哈根的这段话形容的是一个演员应当具备的才华。在近期热播剧《庆余年》中,让我第一次回想起这句话的,当属梅执礼(李建义饰演)受圣上(陈道明饰演)昭见时,两人对戏的场景。步步藏戏 寸寸惊心

公堂之上讲究公平公正,可面对太子和二殿下先后前来“旁听”,让京兆府梅执礼“左右为男”,恕难定论。而就在此时,庆帝贴身太监侯公公出现,让两位皇家子弟离开,并昭见梅执礼入宫。

《庆余年》教科书级表演丨国家一级演员陈道明、李建义同台飚戏

侯公公

在梅执礼看来,一个平常的案件竟然引起如此波澜,也难怪他会惊讶:

《庆余年》教科书级表演丨国家一级演员陈道明、李建义同台飚戏

梅执礼(李建义饰演)

精彩之处从对戏之前的“入宫”之处就已经开始。

在关键时刻被皇帝昭见,大概能猜出皇上对刚才审理的案件有意见,但梅执礼却不知道庆帝具体是什么想法。这种对未知的恐惧在这段路上就已经开始体现:

如果是我,走在这段路上可能会紧张的低着头,浑身有些哆嗦,希望尽快结束这一切,可梅执礼却表现得有些“意外”。

而李建义却让这个角色又多了一些内涵。当梅执礼进宫时,三步一张望,五步一骤停,他好像从来没有来过这皇宫。

《庆余年》教科书级表演丨国家一级演员陈道明、李建义同台飚戏

不停张望的梅执礼,和一路前行的侯公公反差很大

仔细想想,这太真实了。在心理学上,就有一种常见的现象:“语义饱和”。说的是看一个字久了会觉得不认识,不仅在语言中,就连一幅熟人的照片、一个熟悉的地点,看久了之后都有可能会突然觉得陌生起来。在西方,这种现象被称为Jamais vu。如果短时间发生多次重复的刺激,就会引起神经活动的抑制。

或许正是因为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出于对未知的恐惧,尤其这未知还来自于有着生杀大权的当今圣上,再熟悉的路,也会感到陌生。

这条路不长,却走了很久。李建义的演技,在眼神,在动作,也在赋予一个人物足够的真实感。杯“酒”释权 层层反转

侯公公将梅执礼带到后,镜头转向了另一位国家一级演员——陈道明饰演的庆帝。

这位皇帝没有直截了当,却让一个“道具”率先登场:

《庆余年》教科书级表演丨国家一级演员陈道明、李建义同台飚戏

庆帝(陈道明饰演)

《庆余年》教科书级表演丨国家一级演员陈道明、李建义同台飚戏

蜜浆

就这一杯小小的蜜浆足够让一位京都府大名鼎鼎的审判官坐立不安:见到皇上,不敢坐视。皇上赐浆,随之站谢。接下蜜浆,如坐针毡。

《庆余年》教科书级表演丨国家一级演员陈道明、李建义同台飚戏

不难想到,蜜浆中也许就藏了致命之毒,可如果皇上让你喝,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不得不感叹,这杯蜜浆“演得好”。

随后在二人对话的过程中,梅执礼三望蜜浆:

第一眼:试图去判断手中的蜜浆里是否有何物,有何害。

第二眼:试图去判断面前的皇上究竟此番何意,有何图。

第三眼:听到“君臣一番,总得有个善始善终”,明白手中物就是这个句号。

整个过程,梅执礼都是用双手托举着小杯蜜浆。

这一段,在我心中算是《庆余年》的经典时刻。虽然《庆余年》改编自一部架空历史的同名小说,但部分片段在历史中也有迹可循。

在北宋乾德年间,宋太祖赵匡胤为了加强中央集权,避免下属将领手中权力过大重蹈覆辙(唐末以来长期存在藩镇局面,权力太重,君弱臣强)。于是他决定通过酒宴方式,侧面威胁利诱高级将领交出兵权。这段历史事件被后人称为“杯酒释兵权”,视为宽和典范。

后来,“杯酒释兵权”演变为一个成语,引申为轻而易举解除将领兵权。

《庆余年》教科书级表演丨国家一级演员陈道明、李建义同台飚戏

在这里,庆帝请梅执礼喝的不是酒,而是蜜饯。但殊途同归,皇帝都希望下属行为检点,减少对自己的威胁。

道具是死的,但人却赋予了它不同的意义。通过二人的对话,让屏幕外的观众都在为梅执礼捏把汗,多希望里面没有毒,也对庆帝有了一丝敬畏。柔情万骨 利如刀刃

随着对话的层层深入,庆帝终于点到了关键之处:梅执礼和太子走得太近,威胁到了当初只对陛下衷心的承诺。

一个朝代的皇帝,面对这样的现象,在当事人梅执礼面前,没有怒吼,没有摔杯,却字字诛心。陈道明的这种表演方式,更蚀人心。

《庆余年》教科书级表演丨国家一级演员陈道明、李建义同台飚戏

此行庆帝的意思已经传达,将目光又转向了“蜜浆”。而最后,庆帝全程看着梅执礼喝完蜜浆,笑着陪他又喝了一杯以示无毒,将整个剧情推向高潮,也终于让观众悬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

庆帝的这种处理手段可见其背后的毒辣,城府颇深。在这段过程中,他享受着站在上帝视角下,监视被权力压迫着的恐惧的真实一面。

《庆余年》教科书级表演丨国家一级演员陈道明、李建义同台飚戏

巨大压力之后,在出宫的路上终于释怀。在梅执礼的脸上,能感受到一丝窃喜,却依旧被稍才的压力场余热压皱着。

《庆余年》教科书级表演丨国家一级演员陈道明、李建义同台飚戏

我们领教了皇帝的狠毒,却不知道其毒辣的深度。之后镜头又给到了曾装蜜饯的空杯,转头给了皇帝视角。最终还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疑心。

那为何皇帝没有直接在蜜饯里下毒呢?

在《庆余年》中,有一个关键词:人言可畏。皇帝用人,一方面希望人人惧怕之,但另一方面也不希望距离太远。我猜测庆帝的这一处理,就是他平时的习惯:表面温柔。

他希望这种看似万骨柔情,来衬托他的人设:宽宏大量,心胸宽广,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朕还是念旧情的。”让君臣以此信服他,来满足他内心的这种欣喜。但在他这个位置上,没有疑心是活不久的,也不能缺少狠毒的一面。

在反复欣赏这段对手戏时,我很少在弹幕里看到有观众谈及一个细节:

《庆余年》教科书级表演丨国家一级演员陈道明、李建义同台飚戏

梅执礼和庆帝在交流中,庆帝大多时候一直是在执笔写字的。仔细观察,在梅执礼来之前,走之后,庆帝也没有放下手中笔。侧面体现这不是在梅面前“装样子”,而是在皇帝成长过程中骨子里的涵养。

这让陈道明来演再合适不过了。

陈道明出生在天津一个书香门世家,父亲是旧时代知识分子,却因在民国曾当过美国人的翻译,被打成右派,很多人不愿意接触他们。

这就给陈道明造就了独处的环境。这段光阴,他静心钻研事物,喜欢画画,热爱朗诵,尤其擅长写美术字。学校出板报,也少不了他。

之后走入演艺生涯的他,逐渐被我们熟知,但这兴趣没有被挤占。字是传统毛笔字,画是西洋素描画,国学大师季羡林曾说过:陈道明的书画水平,可当北大研究生导师。

《庆余年》教科书级表演丨国家一级演员陈道明、李建义同台飚戏

陈道明的字

因此在《庆余年》中,陈道明写字本色出演。再看他演的皇帝,虽然方才谈到“表里不一”的形象,但这涵养是一般人装不出来的,皇帝的背后也是日日夜夜的积累。

《庆余年》如今在多个平台热播中,其阵容也是在网剧中罕见的强大:七位国家一级演员,四位话剧演员,还有其他大咖助阵,无疑也让整部剧的水准有了一定的保证。目前豆瓣评分7.9,值得一看。此文谈及的片段,也让小编反反复复看了三遍,太过瘾。

新闻标题: 《庆余年》教科书级表演丨国家一级演员陈道明、李建义同台飚戏
新闻地址: http://www.dnycwh.com/news/1559919.html
新闻标签:余年  同台  教科书

[《庆余年》教科书级表演丨国家一级演员陈道明、李建义同台飚戏] 相关新闻推荐:

    Top